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博客

我之所以相信别人是因为我永远相信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用敬意的手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梦的书本.你青春的激情在岁月燃烧的时候..我愿意拓下你的印记......

网易考拉推荐

【晨曦随笔】夜游秦淮河 晨曦  

2009-04-27 16:06:00|  分类: 晨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曦随笔】夜游秦淮河    晨曦 - 晨曦 - 晨曦博客

秦淮河的夜晚,是梦里的影子,是醉酒的幻觉,一轮明月映波底,潺潺河水走闲船,华灯浮影照得堤岸如入仙境,青藤爬满河岸的栏杆,使船上的游人,恍然如梦,仿佛回到了往昔歌舞中,虽然尔今已无法看见那秦淮八艳的倩影,但通过二岸人工的模拟的作品,借着五光十色的灯光,依稀可见佳丽们在风里,水面,摇弋的姿态,仿佛她们还在歌的歌,舞的舞,却是难以知道,那一声声相思为谁诉,又有谁听?那一步步爱怜为谁踱,又有谁怜?那些曾经的蜜意柔情如今都化作了秦淮河的水,默默地流淌着。

 :马湘兰

    马湘兰生于嘉庆二十六年,她并不属于那种“惊艳”的美女,但她天生的那种优雅的气质,以及过人的聪明,使她也在秦淮河畔艺压群芳.想当年,马湘兰在秦淮河边名声大噪,便引来了那些贪官污吏的敲诈,已到有性命之忧的地步,好在她平时擅长画兰,便有缘结识了当时颇负盛名的书法家——王稚登。两人算是文友,时有交往,这日,王稚登又来马湘兰这里,只见那马湘兰披头散发,慌慌张张,犹如惊弓之鸟,那里还有往日的那种优雅之气?问清缘故,王稚登便利用自己在书法界的地位,利用那些平时好附庸风雅的官员们,才算有惊无险,从此,王稚登在马湘兰的眼睛里面就是无所不能的英雄了,虽然这王稚登大马湘兰十三岁,但是这马湘兰还是萌发了嫁给他的念头。没曾想到的是:这王先生婉言谢绝了。什么原因,没有人能够清楚。

    二:柳如是

    柳如是确实是个苦命的人,好在她从小就聪慧过人,招人喜欢,只是她的家乡和父母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已经转买,最后还是堕落风尘,但这柳如是的确也是一个扬眉女子,她曾经当那宋辕文的面,怒断七弦,拂袖而去,任凭那宋公子后来怎么忏悔也傲然不为其所动,她的一些风骨让现代女性叹为观止,凄惨的出身,曲折的爱情道路使柳如是的一生充满了神秘的色彩,无论是正史野史都为其留下了抹不去的一笔。

   三:董小宛  

   董小宛的花船总是喜欢在苏州河里飘着.

    虽然这董小宛是风月中人.却是嫌弃那南京城浮躁,杂乱,总是喜欢弄一玲珑小舟在月下的河水里漂着,看着河岸上那一栋栋别致的楼阁,这董小宛心里别有一番滋味儿.

    就在这苏州河边的桥下,董小宛触景伤情,抚琴而歌,她想起了当年由于自己好静,喜欢那半隐半现的生活方式,故而常流连于幽静之地,.以至于使那慕名而来的如皋城里的落第公子冒辟疆错过了与自己的机缘,从而使其中间一直夹了一个陈圆圆,想起这些。这董小宛就奥恼不已,虽说最终那冒辟疆在她苦苦追求下,已经周折还是纳她为妾了。但那种心酸却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到的,何况她在冒家鞠躬尽瘁,操劳半生,唯一让她自觉安慰的便是:在那动荡的时代,她的身边有这样一个男人。可以和她一起静坐香阁,细品名香,那熏香可不是一般的香,那些精心收集来的原料是在董小宛亲自督制作下而成的。

    他们也时常在月下谈一些与月光有关的诗句,她最喜欢的是李贺的“月漉漉。烟波玉”。每每诵起这样的句子,那董小宛便更加显得楚楚动人,我见犹怜了,如果再唱一二首曲子,那情。那景真便是“人如月矣,月复似人了”据说无论什么样的小调曲子,只要经她弹唱都如天籁之声,她的性格似乎应该是一个闺阁诗人,而不当属于风尘女子。叹,造化弄人啊。

  四:陈圆圆

  崇祯年间的秦淮河上,陈圆圆是一个风云人物。“那时节,她花明雪艳,技压群芳,一曲红绡不知数的繁荣局面”

    她最可贵之处是面对这样的局面能够从容,平静。白天的浮华生计之事应付自如,晚上常在明月下,对着袅袅香烟中的神寵缓缓地行礼如仪,虔诚之极。崇祯十五年,陈圆圆告别了烟雨江南的秦淮河,上了田国丈的小轿,被这田国丈献给了崇祯帝。而这皇帝偏偏不领情,又把她放回了田府,这陈圆圆在田府是度日如年啊,“客坐飞觞红日暮,一曲哀弦向谁诉?”

    这天,这田府来了一位不同凡响的客人,宁远总兵——吴三桂。

    这吴三桂之从和清兵交战败走战场,被连降三级贬罚到宁远后,竟然能够奇迹般成为大明王朝阻止清兵入关的一道屏障,自然受到朝廷的重用和众人的关注,就连这田国丈也不敢怠慢,当晚这田府便是张灯结彩,歌舞升平。这让从那荒芜之地,战乱中来的吴三桂目不暇接,在那田府的后花园,月明花媚,柳影婆娑,那些田府平日收集来的各色佳丽给个个是粉雕玉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吴三桂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了。那便是——陈圆圆了。故而使这陈圆圆摇身一变。从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当时没有身份)从此成了总兵大人的爱妾了。

    只是时值兵荒马乱的,这吴三桂手握重兵,成了各路乱世英豪们争取的对象,这吴三桂也举棋难定啊,这时崇祯帝命他火速回京护卫京城。可还没有等他到京。那崇祯帝就一命归西了,自缢身亡了。

    这下吴三桂可难了。是归顺李自成呢?还是归顺清军呢?左思右想,这吴三桂还是决定追随李自成,因为这吴三桂是汉人啊。李自诚也是汉人,何况李自成给的条件不错。还有就是他老吴家的全家性命在李那里寄存着呢,其中当然也包括陈圆圆。

    吴三桂便继续西进,可是接下来的消息却是让他寝食难安了。说这李自成有一个部属叫刘宗敏的,在搜刮吴家财产的同时,竟然对这陈圆圆也没有放过,甚至还推荐给李自成。这令吴三桂不能容忍了,你想啊。金银珠宝这些东西他回去了可以要回来,可以叫他们归还给吴家。唯独这陈圆圆。。。这就是毫发无损地回来了,他也知道少了什么了啊,这吴三桂心里的痛啊,简直想马上杀了李自成,立马掉转部队向东开进,并发下誓言:从此和他李自成誓不两立!

    掉头东去的吴三桂为了对抗李自成,不惜勾搭了清兵,他原来的意图,可能只是想借兵复仇。只是后来的局面却不是他一个吴三桂可以控制的了,他虽然在乱世中迎来了机遇,但是他却没有那个命能够把握好这种机遇,但他的愿望到是最终实现了。这位平西王终于用李自成的江山,换回了自己的美人。从此跟在吴三桂身便,受尽宠爱,至于她是怎样从刘宗敏那里逃出来的。这吴三桂也不敢追问,这个中滋味只有他们自己品尝了,也许这些都是陈圆圆在后来受尽宠爱却仍然坚持要落发为尼的渊源吧?正所谓“福兮祸所致。祸兮福所依啊!”

  五:顾媚

 顾媚是秦淮八艳里面出身最富有的一个,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可能她是喜欢在那秦淮河上流光溢彩的场面,如果说其它姐妹是为了生计而无奈地徘徊在秦淮河上,而这顾媚却是志向所以了,且她人非常漂亮,“鬓发如云,面若桃花”,而且她身如轻燕一般流连漂忽在男人们的身边,似乎对男人的目光并不怎么在意,你在乎也好,不在乎也罢,她自己仿佛就象一朵美丽的云彩,只是轻轻的一飘而过,没有什么期待。也没有什么奢望,她不象董小宛那么执着。喜欢孤注一掷,那样的女人会让人不安,也不象陈圆圆那样令人捉摸不定,她就简简单单地存在于她们之间,自己独立于秦淮河边,秉性善良,好善乐施,永远是一幅笑眯眯的脸,有时她更加象一位大家闺秀,在那桃花古度边的眉楼里长袖轻舞,状态横生。

    眉楼上人来人往。素质参差不齐,这顾媚虽然八面玲珑也有应付不了的无赖之事,她遇到了当时南京兵部侍郎是侄子“伧父”。这“伧父”的一系列“情况”使顾媚看到了一个青楼女子的众星捧月的虚假繁荣,象她这样的女人一直生活在边缘地带,要想改变这样的状况只有找个人嫁了,她在所有熟悉的人群里苦苦寻觅。一个男人的名字在她面前清晰地浮现出来——龚鼎孳。

    冒辟疆三十好几了还在赶考呢,这龚鼎孳二十岁就中了进士了,有一年北上时候路过金陵,而到金陵的那些才子富豪没有几个不去秦淮河的,这龚鼎孳也是这样认识顾媚的,而且从此对她一往情深,不再去想其它的女人了。

    崇祯十二年大顾媚四岁的龚鼎孳在顾媚的照片上题了一首小诗“腰妒杨柳发妒云,断魂莺语夜深闻,秦楼应被东风误,未遣罗敷嫁使君”他是觉得有一点郁闷,既然双方都有那种意思。可是为什么我们这对有情人没有能够终成神仙眷侣呢??

    年开春后,这顾媚也写下了一小诗,“识尽飘零苦,而今始有家,灯煤知妾喜。特着两头花”算是答应了龚鼎孳的求婚,只是一直拖着,直到这“伧父”的出现让这顾媚有了嫁人之心。崇祯十五年,被那伧父“弄得心有余悸,惊魂未定的顾媚下了决心,随了龚鼎孳,先金屋藏娇。一年后遂来京城团聚没有再分开过,这男人也算挣气,虽官场沉浮不定,也受尽了改朝换代的苦楚和磨难,可最终还能帮她挣回了一个一品诰命夫人的凤冠,这给顾媚很大的心理满足,而这顾媚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给这龚鼎孳生个一男半女的。可偏偏红颜薄命,苦苦期盼下,生过一个女儿,也不幸出天花夭折了,四十五岁那年香消魂散。这顾媚算是她众姐妹中情感故事是有始有终的了,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她生命里发生,她和龚鼎孳不是属于那种心心相映的情侣,但却非常圆满地走完了她的一生.

玉京本是官宦之女,只是父亲因早亡,沦落为歌妓,卞玉京,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她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

六: 卞玉京

她与吴梅村是在苏州横塘的料峭春寒中邂逅的。

崇祯十四年春,吴梅村在南京水西门外的胜楚楼上饯送胞兄吴志衍赴任成都知府,在这里他遇见了前来为吴志衍送行的卞玉京(赛赛)姐妹,看到卞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不由想到江南盛传的两句诗:“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席间吴又对卞赛的文才进行了探试,令吴不由倾倒,以后二人交往频繁,感情渐深。

 后来吴在长干里寓所得到卞的一书简,知道卞想嫁给他,心里很矛盾。因吴听到一消息,崇祯帝的宠妃田氏的哥哥田畹最近来金陵选妃,已看中陈圆圆与卞玉京等。吴在权势赫赫的国舅前胆怯了,只在卞玉京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

 卞玉京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伤心欲绝,当时天气已经渐渐转凉,看着那些凋零的枯叶,卞玉京的抱着她的古琴,站在秋风里泪流满面,已经对感情不抱任何期望的她,在两年后嫁给了一诸侯,因不得意,遂将侍女柔柔进奉之,自己乞身下发,在苏州出家当了女道士,依附于70余岁的名医郑保御,郑筑别宫资之。卞玉京长斋绣佛,持课诵戒律甚严,为报郑氏之恩,用3年时间为郑氏刺舌血书《法华经》。

 

此时吴梅村当了清朝的官,心情颓伤。顺治七年的一天,卞玉京在钱谦家里看到了吴的《琴河感旧》四首诗,方知吴对她的思念。数月后二人在太仓终于相见,卞玉京为吴氏操琴,吴感怀不忆,写了《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赠之,诗中道出了卞在这十年中的情景,点出了清军下江南、玉京“弦索冷无声”,一派凄凉状况。卞玉京后来隐居无锡惠山。

 也许关于才子佳人的故事就数那秦淮河为盛了,钱谦益与柳如是,冒辟疆与董小宛,龚鼎孳与顾横波,侯方域与李香君,沈士汪与寇白门……一时间秦淮河浆声灯影,似爱情孤岛一般,弥漫了浓郁的诗情和浪漫的气息。而在儒林中名重一时的吴梅村那时候也恰恰成为卞玉京的芳心所系。然而,梅村却没有勇气承接。应当说,这样的结局实是由其“生平规言矩行,尺寸无所逾越”的性情使然。他一向寒素谨慎,缺乏大气,当崇祯自缢的消息传来,梅村号恸欲自缢,但终因瞻顾家眷而放弃;当友人王翰痛愤出家,并与梅村相约入山时,梅村亦以牵连骨肉而未果。 然而,爱情是有生命的,一经萌芽,总要去追求完整,不论多么艰难,不论枝节繁蔓。顺治七年(1650年)秋,吴梅村在常熟钱谦益家得知卞玉京也在尚湖寓居,极欲求见。在钱氏的撮合下,卞玉京姗姗而来,但随即登楼托辞需妆点后方见,继而又称旧疾骤发,请以异日造访……面对咫尺天涯、同样也有着难言之痛的卞玉京,吴梅村黯然神伤,挥笔写下了四首著名的《琴河感旧》诗篇。三个月后,一叶扁舟载着这对天涯沦落之人,前往他们初识之地横塘重聚。已经很难知道卞玉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捧读吴梅村相赠的《琴河感旧》了。

七:寇白门

寇白门又名寇湄,金陵人。

寇家是著名的世娼之家,而她是寇家,历代名妓中佼佼者,她“风姿绰约,容貌冶艳”。《板桥杂记》曰:“寇家多佳丽,白门其一也。白门娟娟静美;跌宕风流,能度曲,善画兰,相知拈韵,能吟诗,然滑易不能竟学”

 “今日秦淮总相值”是钱谦益对寇白门的才与貌的赞誉。

寇白门十八岁时,从青楼里走出来,嫁给了南明小朝廷显赫功臣朱国弼,当时的迎亲场面,是明代以来南京最大的一次隆重婚礼。按当时规矩,妓女从良婚嫁,都必须在夜间悄悄举行,朱国弼却不顾礼规,用重彩八抬大轿将寇白门浓妆重彩抬上大轿,五千名手执双“喜”灯笼的士兵,从南京武定桥一直肃立至内桥朱府家门前。路吹吹打打,唢呐震天,礼炮惊空,一个青楼歌女的婚礼竟超过了豪门女子。确实让寇白门感动了一阵。

这寇白门也因此对朱国弼情深义重,南明小朝廷失败后,朱国弼被囚到北京,朱国弼为了活命,打算把家里所有的歌姬婢女全卖掉来赎他的性命时,这时寇白门尽管痛恨朱国弼的薄情寡义,但想起他迎娶自己时的那份风光,还是为朱国弼筹措了两万两黄金,为朱国弼赎了身。

 此后,寇白门又回到了秦淮歌楼里,日日醉生梦死与文人墨客往来酒酣诗热,后不幸卧病。当时有个文人叫韩生,和寇白门曾产生过一段恋情,有天夜里,病中的寇白门恳求他在她身旁再睡一夜时,韩生却不念旧情,推开寇白门的手,弃她而去。寇白门在房里等他回来。她期盼他哪怕就是再看她一眼。也是对她的一种安慰啊。

 然而,在那个冰冷的夜晚,只有窗外那一轮残月莹光幽幽地照着心若死灰的寇白门,那个曾经和她山盟海誓的男人不仅没有再回来给她一丝温情,反在隔壁房间里与她的一个婢女欢笑,调情,寇白门听了,不胜悲愤,摇头感慨世态炎凉,男人薄情,可却也是奈何不了,至此病情愈急,不消几日,一代侠义艳情的青楼女子就这样凄楚地一命归天了。寇白门的一生遇人不淑,总与薄情之人相纠缠,她似乎代表了古往今来风尘女子的命运。

八:李香君

“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缘何十二巫峰女,梦中偏来见楚王”。这李香君年龄偏小,身才姣巧,颜如玉般透亮,善解音律,有人称之“香坠扇”。

有史记载:李香君,1624年(明天启四年甲子)生于苏州阊门枫桥吴宅,兄妹三人,有两位哥哥。其父原是一位武官,因系东林党成员,被魏忠贤一伙阉党治罪后家道败落,飘泊异乡。

 1631年(明崇祯四年辛未),也就是李香君八岁时,被秦淮名伎李贞丽收养为养女,即随养母改吴姓为李,名李香,号香君,绰号“香扇坠儿”。1639年(明崇祯十二年己卯),也就是李香君十六岁时,与从河南商丘前来参加秋试的侯方域相识,后以身相许,誓死白头偕老。侯方域送宫扇作为定情信物。

 1644年(清顺治元年),北京紫禁城天崩地陷,明朝崇祯皇帝吊死在山上,清兵大举入关,明王朝覆灭。明宗室在陪都南京仓促建立了弘光小朝廷。原来阉党的一帮余孽阮大铖之流又重新执政,大肆对东林党、复社人士进行报复,下令缉捕侯方域和其父侯恂,侯方域在宜兴亳村陈贞慧家被捕,押送至南京大牢,侯恂逃亡到安徽徽州朋友处避难。李香君在南京受尽苦难,后躲进栖霞山葆真庵,与昔日秦淮姐妹卞玉京相伴为尼。

1645年(清顺治二年,南明弘光元年)秋,侯方域在栖霞山寻到李香君。经过商议,二人携手渡江北上,前往老家商丘。他们星餐夜宿,历尽艰辛,回到商丘侯府。李香君隐瞒歌伎身份,以吴氏女子、侯方域妾的身份住进西园翡翠楼。在这里,她与公婆和睦相处;与侯方域元配夫人常氏相敬如宾,姐妹相称;与侯方域鱼水情深,琴瑟和谐。从1645年到1652年这八年时间里,李香君生活得平安、舒适,也可以说是她一生中最为幸福美满的时期。

 可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侯方域去南京为香君求子、寻亲的时候,她经常担惊受怕的身份问题终于暴露了。公公侯恂这位孔孟之道的卫士,知道李香君是秦淮歌伎的真实身份后,怒不可遏,大发雷霆,当即命令李香君滚出翡翠楼,后经人讲情,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她住到离城十五里的侯氏柴草园——打鸡园。那里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凉村落。而此时得知李香君已身怀有孕,引起婆母和常氏夫人的同情,二人一再向侯恂求情,侯恂才勉强答应派一个小丫头去那里服侍。

 侯方域在江南寻亲求子回到商丘之后,发现李香君被赶到城郊打鸡园,心如刀绞,悲愤至极。他多次在父亲面前长跪认错,替香君辩解,说明她卖艺不卖身,请求父亲收回成命,但最终遭到的还是无情的训斥。

 1653年春,李香君在打鸡园生下一个儿子,但因为自己是下九流,身份低贱,孩子不能随侯方域姓侯,只能随自己姓李。孩子生下不到几个月,李香君便在郁闷绝望中含恨离开了人间,终年三十岁。坟墓埋在村东头。侯方域在痛苦与内疚中,为李香君立碑撰联。墓前树碑,碑上撰联:

卿含恨而死 夫惭愧终生

碑前摆一石桌,桌前立一圆形石墩,上面镌刻着“愧石墩”三个大字。侯方域生前经常去凭吊,每次他都呆呆地坐在愧石墩上,久久不忍离去。

 在李香君去世仅一年后,也就是1654年的12月13日,年仅三十七岁的侯方域,也在忧闷中走完了自己充满惆怅悔恨的人生之路。

到了秦淮河。自然重读秦淮八艳的曲折故事,岸上琴声依旧。只是秦淮八艳的一切都已经是梦里的幻影了,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就算是八艳重现江湖,恐怕也是不知道被糟蹋成什么样了。

船到岸,人远去,秦淮岸边依然演绎着人间的悲欢喜乐。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