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博客

我之所以相信别人是因为我永远相信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用敬意的手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梦的书本.你青春的激情在岁月燃烧的时候..我愿意拓下你的印记......

网易考拉推荐

【晨曦散文】茶姑 文/晨曦 诵/墨茗  

2008-12-14 18:48:00|  分类: 墨茗朗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寂,人静。

 

窗外透进淡淡花香,清竹在月下舞弄着清影,那风拂过琴键时拨动的弦音,传来声声低吟。门前的河边,柳丝万缕,恰是那捋不清的思绪,小楼幽梦谁与共?恨绵绵,情默默。

 

 屋内梦回,披衣倚窗而立,似那即将凋零的花儿注视载它而去的流水,润物的细雨柔绵而又多情地吻在这静谧的午夜。

 

 她拿出了那套茶具,开始为他准备早茶了。

 

 壶是家乡的紫砂壶,那是他喜欢的一把如意壶。这壶经过她多年的精心抚摸,香茗浸泡已经有着自身特有的清香了,她先烧开了水,把珍藏的那罐茶叶从床头的柜子里面抱了出来。那是一个陶制的茶罐,典雅而又实用。她每年都是用这给他制一罐茶,然后用竹子做的茶勺慢慢的放了一勺茶叶,把烧开的水冲进壶中,立即再倒出来,蕴烫着放在边上的两只杯子,再次重新注入80度左右的水,轻摇壶身。

 

 茶入杯中,清香飘溢,悠然地缓缓入境。茶烟轻扬,多少年了,她习惯为他沏上这样的一壶茶,在午夜时分,等他归来。

 

  他和她分手就是在家乡茶园。那是许多年前的一个清晨,他也是喝了她偷偷从家里拿来的这种茶叶,就是在这个茶园,他被一个同学叫走了。那时候他在县城的中学念书。而每次回来总是会来她家的茶园,总是向她讨她们家特有的这种茶叶,这种茶的制作工艺是她爷爷传下来的,而且传男不传女。

 

  那是一种用江南名茶碧螺春制作的红茶,怎么做的,到现在外人也不可知。

 

  而他却是非常喜欢品这种茶。看他品茶时的专注,她常常窃笑,因为她觉得这和他的年龄似乎不太般配,他才18岁,却仿佛象81岁一般的陶醉其中。是因为他偏爱这种茶才喜欢她,还是喜欢她而偏爱这种茶,她到现在没有弄明白。也永远弄不明白了。因为那年他走了,没有再回来。

 

 他走了,临走时在这茶园吻了她,她那夜晚没有回家,就和他在这茶园的茶香中度过了临别前的夜晚。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会分别,或许可能她在家里偷来的茶叶太多了,她用她那个绣花手绢包了满满一包,所以以至于整个晚上他们都浸润,陶醉在香茗之中。

 

 也就是这个时分吧,她奉献了她16岁的童贞。他说:“明天就让我父亲去你们家提亲”。她娇嗔他的鲁莽,两颊却飞上了桃花般的红晕。

 

天亮的时候,他的同学过来叫他去一下,她甚至没敢抬头看清那个叫走他的人的脸。只是点了点头,轻声的说:我等你回来。他说:“嗯,一会就回,你等我。”

 

 然而她一直等到夕阳西沉,月上树梢,他没有回来。她哭了,那哭声在茶园久久不散。

 

 以后的日子就分外的难了,一个待嫁闺女却要不明不白的做母亲了。父母觉得丢脸,见人就叹息摇头,平时也不和她多说话,好在那是兵荒马乱的好像也顾不上她,她就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存在于这个世界。后来解放了,解放的那天她的女儿出生了,取名:香茗。

 

 许多年过去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那个叫走他的同学后来牺牲了,而他一直杳无音讯。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到处去找过他,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后来知道她的女儿是他们家的血脉,原来打算请村里的族长们做个证明给她一个名分。可是解放了不兴这套老规矩了,再后来他们家划成了富农,就更加不敢连累孩子了。所以,她一直这样和女儿相依为命。

 

 1966年吧,女儿突然领回来一群戴红袖章的同学,说是那个司令部的,硬是让她交代她的生活作风问题。她看着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心如刀绞,她每天不声不响地随他们折腾,晚上一个人偷偷的哭,那个茶园已经不属于他们家了,被公社没收了。她的父母也相继去世,父亲临走前告诉了她制茶的工艺,说:“或许以后还能用得上”。她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了,她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亲人,唯一的女儿和自己划清了界线。

 

  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一个人从北大荒给她抱回来一个孩子,说是她女儿在兵团生的。她两眼死死地盯住来人,那人断断续续地说:她的女儿和女儿的丈夫在兵团和人打群架都死了。她什么都没有说,仿佛这些事与她不相干一样,只是孩子太可怜了,她接过襁褓中的孩子,孩子的脖子上带着她曾经给女儿带的那块玉佩。她再也忍不住地大声嚎了起来:“老天啊!我的儿啊,这是为什么啊?”

 

  悲伤在时间的长河里一点点冲淡了表层,伤痛都深深的烙在心里了,她还是那样安静地活着,和她的外甥女,尽管那个孩子一直没有户口。但是,这仿佛就是她的希望,她教她绣花、读书,教她采茶制茶,到也是看起来平平淡淡的。

 

  再后来人口普查了,那个孩子有了自己的户口,也读上了名牌大学,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生活,那个当年的茶园几经风雨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她依然一如当年的自己,还是那个16岁的少女时候的神态和模样,依然每年给他特制一罐茶,在这样的午夜时分,为他沏上一壶,陪着他说会儿话。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这样没有他,却似有他的日子。 

 

  三月江南景似锦,采茶啊在清明。

 

  她的茶园传来了采茶姑娘们甜美的歌声,她眯上眼睛,卷帘远眺,茶园已经有人在忙忙碌碌了。她一如既往地细心地收起来那套茶具,对他轻声地说:“天快亮了,我要去茶园了”,仿佛他一直就坐在她的对面。

 

  三月江南景似锦啊,采茶在清明啊,采茶那个为了谁啊,为我那18岁的小哥哥啊,一去几十载啊,生死人不知啊,哥哥今年再不回啊,明年采茶还为谁啊?

 

  歌声微微颤颤,飘荡在江南的这个村庄的上空,听见歌声的人这时就会说:“该起床了。茶姑已经去茶园了”。

【晨曦散文】茶姑    文/晨曦    诵/墨茗 - 晨曦 - 晨曦博客

80000237批注:
新浪UC首页8月18日推荐。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