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博客

我之所以相信别人是因为我永远相信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用敬意的手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梦的书本.你青春的激情在岁月燃烧的时候..我愿意拓下你的印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惊蜇》第一章 欲夺故与 (2) …  

2008-10-17 20:46:00|  分类: 晨曦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当这市委书记终于明白市长何军为什么二年来处处顺着自己,这可能是一种“欲夺故与”的把戏时,市长何军却好像根本不在意他的这一系列的心理连锁反应,他在继续着他刚才的意见。

 

我之所以反对对道德同志的使用,不是仅仅出于几封没有证据的匿名信,我跟他无冤无仇,没有任何私人恩怨,为什么要害他呢?我只是在尽一个市委副书记的职责,尽一个市长的本份,我不同意使用该同志的理由是,在我这里有纪委的调查报告。有很多迹象表明这个同志可能的确存在问题,在问题没有弄清楚前,把这样的同志放到那么关键的岗位上去。是我们对党和人民的不负责任的一种具体表现,下面请市委副书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于文清同志,就这份调查报告在常委会上跟大家通个气。

 

市长何军的这番不温不火的反对词,让书记任平迎感觉眩晕,纪委对道德同志的调查报告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看来,事态比他想的还要糟糕,他用余光观察了一下何军的表情,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他还是和平时一样,平静的表情,白晰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其实这何军看上去更象学者,他感到有一些口渴,伸手想拿茶杯喝口茶,刚刚才有这样的念头,仿佛何军已经猜到他的意图,已经拿起了他的杯子,给他把凉水倒掉一些,然后拿起旁边的小水甁给他加了一些开水,送到他的面前。他甚至还真切地看到了他对他微笑了一下,一切都在无声中进行,这要放在平时,任平迎不可能也不会注意这些小节。或许这二年来他们一直是这样,以至于已经习惯象在走程序,完全是出于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是的,他自己好像在开会的时候从来没有给自己倒过水,但他喝的却一直是不烫不凉的茶,(A市有个规矩,是现在的省委书记在A市当书记时定下的,开常委会时除了常委,任何人不能入内,包括平时专们为领导服务的大楼服务员也是如此。)也就是说这何军给他倒了二年的“会茶”,他不由隐隐约约感到了这个人的可怕。

 

纪委书记余文清心里有一些不安,听到市长让他给大家公布调查情况,他清了清嗓子,从包里掏出来一个黑颜色的笔记本准备汇报,他心虚地偷偷瞄了一下任书记。刚好和他的目光正面接上,他看见任书记也在目光笃定地看着自己,这眼神他太熟悉了,仿佛就象大人在看透了小孩子们玩的把戏后的那种调侃的神韵,他心里开始没有底了,该不该公布呢?他现在给自己找条退路还来得及,虽然他到现在没有给书记汇报过这事。但是他可以通过书记的秘书给书记的办公桌上塞上一份汇报材料,这样书记会以为是他自己的疏忽从而勉强地过了这关,但眼前他是冒险的,在官场混这么长时间就快出头了。可千万不能在关键时候犯迷糊啊,他开始有一些后悔那天听市长的话了,他那天原本是准备给他们二个汇报一下调查进程的。可市长说书记已经太忙了,还没有结果的东西还是不要打搅他了。他当时听了觉得有道理。怎么这会儿这市长要他在常委会上通报情况了呢?他怎么会感到有一些心虚呢?他想给自己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可是刚才书记那一眼,仿佛已经看穿了他,可他自己还糊里糊涂呢,他错了吗?他错在那个环节呢?怎么自己好像糊里糊涂地惹上这些麻烦了?他明白,在高手交手的夹缝里是不可能有一丝生的希望的,作为纪委书记这个道理没有人比他再懂了。在目前中国的官场,没有真正的敌我,只有利益的冲突,属于那种时分时合的状态,而且这种关系会随着事物的发展,随着不同层次的领导的介入,也会起着微妙的难以预料的变化的,可能就算神仙下凡,让他在中国从政他也会无可奈何,他也会百密一疏的,看看,眼前的事他不就摊上了吗?

 

而书记任平迎这里,他是在纪委书记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的刹那,神色专注的看了他一眼,准确地说是看了他手上的笔记本一眼。就这一眼。书记的心里已经有了谱,这个余文清掏出来的是个笔记本,他心里踏实了。

 

笔记本是用来记事的。可能那上面记录了一些案子查办的资料,但起码还未尘埃落定,如果这样他就有机会挽回局面,再换一种可能,如果这个时侯在余文清包里掏出来的是红头文件而他作为市委书记却事先一点都不知情,那么不仅仅是那个还在县级开发区当主任的道德没有戏,怕是他自己可能也就玩完了。想到这里他竟然在心里笑了一下。心想,在政治上你何军还嫩了一点啊。他就这样一个几秒钟的心理活动。正好让偷窥他的余文清捕捉到了那心里的一笑。而就这一笑就使余文清在瞬间做出了装病的决定。

 

余文清清了清嗓子,开始汇报。

“尊敬的市委任书记,何市长,及各位于会的常委们,现在就对道德同志的调查情况给各位做一个情况通报。。。。”

 

张一凡发现今天这余文清说话和往日不同,显得有一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他是不是病了?正这样想,余文清忽然手捂胸口双眉紧皱,人往后倒去,坐他边上的组织部长赶紧站起来,他发现余文清的呼吸都有点困难了,本能地叫到:“快,救护车”

 

余文清有心脏病大家都知道。而今天这会开这么长时间也难怪会撑不住,余文清在机关值班医生的护送下去了医院,这会是不散也得散了。市长反对使用道德同志的理由是让纪委书记来说的,可这纪委书记在关键时候竟然病了,真是天意。

 

张一凡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掏出了香烟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并且大声让隔壁的服务员拿个烟灰缸了,服务员进来后好像没有听懂他的意思,问“副市长您要什么?”张一凡火了“烟灰缸,你他妈的听不懂啊?我说的不是中国话?”服务员胆怯回答“对不起副市长,会议室没有烟灰缸”。

 

张一凡挥挥手示意他走开,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把快抽完的烟头就按在了会议桌上,他看见桌子上起了一个酱紫的印记。也好,这就算我张一凡当副市长十年来留的唯一的东西吧,他不由为自己感到了伤心起来。

 

而此刻的会议室在一阵骚动中又恢复了平静的气氛,上厕所的。站起来活动身体的。都随着二位主要领导的回位,又重新复位了,这时市委书记任平迎对市长何军说“何市长你看我们是现在散会呢还是在这里等余文清同志抢救过来再接着开?”

 

何军此刻对余文清恨得是咬牙切齿,在心里气急败坏地骂道“真他妈的老狐狸。滑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装病,他在送他上救护车的时候分明看见了余文清的眼睛眯开了一条缝,在离开办公楼前偷偷地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这种见风使舵的小人。。。。。”他心里在生气。但表面没有丝毫的流露,他不会发火的。没有把握的发火是一种政治上是不成熟,也是修养不够的一种表现,他何军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他稳定了一下情绪,一如从前那样谦恭,微笑着说“任书记,还是您定吧。您是我们的班长,您指向那里我们就打到那里。任平迎也不客气,说”先散会吧,大家再酝酿一下,等纪委结果出来我们再议,不过省委组织部有时间限制的,我们不能久拖不决,现在散会。说完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的休息室,常委们在办公室都有自己的休息室,有时候工作晚了就对付过一夜,大家陆陆续续都走了。市长何军看着空无一人的会议室思绪难平,他明白最佳击倒对方的机会已经过去了,他有一些后悔自己的冒失了,他就不应该信任这个余文清,他走到窗前,看着万籁俱寂的窗外,感到了有一丝疲倦。

 

突然。轰隆隆。哐的一声,窗外竟然响起了春雷,他疾步走进办公室,翻开台历上面的字清晰地写着:2008年3月5号农历正月二十八惊蜇,他长长地做了个深呼吸,不能让自己在困难面前低头,已经惊蜇了,要有时间的紧迫感了,他理了理思路,从保险柜里拿出了前天纪委给他的情况汇报,开始伏案工作了。

 

此刻,窗外已经天亮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