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博客

我之所以相信别人是因为我永远相信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我用敬意的手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梦的书本.你青春的激情在岁月燃烧的时候..我愿意拓下你的印记......

网易考拉推荐

【杂文】秦淮八艳上网记之八———李香君 作者 晨  

2008-09-26 18:33:00|  分类: 晨曦闲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缘何十二巫峰女,梦中偏来见楚王”。这李香君年龄偏小,身才姣巧,颜如玉般透亮,善解音律,有人称之“香坠扇”。

有史记载:

李香君,1624年(明天启四年甲子)生于苏州阊门枫桥吴宅,兄妹三人,有两位哥哥。其父原是一位武官,因系东林党成员,被魏忠贤一伙阉党治罪后家道败落,飘泊异乡。

 

1631年(明崇祯四年辛未),也就是李香君八岁时,被秦淮名伎李贞丽收养为养女,即随养母改吴姓为李,名李香,号香君,绰号“香扇坠儿”。1639年(明崇祯十二年己卯),也就是李香君十六岁时,与从河南商丘前来参加秋试的侯方域相识,后以身相许,誓死白头偕老。侯方域送宫扇作为定情信物。

 

1644年(清顺治元年),北京紫禁城天崩地陷,明朝崇祯皇帝吊死在山上,清兵大举入关,明王朝覆灭。明宗室在陪都南京仓促建立了弘光小朝廷。原来阉党的一帮余孽阮大铖之流又重新执政,大肆对东林党、复社人士进行报复,下令缉捕侯方域和其父侯恂,侯方域在宜兴亳村陈贞慧家被捕,押送至南京大牢,侯恂逃亡到安徽徽州朋友处避难。李香君在南京受尽苦难,后躲进栖霞山葆真庵,与昔日秦淮姐妹卞玉京相伴为尼。

1645年(清顺治二年,南明弘光元年)秋,侯方域在栖霞山寻到李香君。经过商议,二人携手渡江北上,前往老家商丘。他们星餐夜宿,历尽艰辛,回到商丘侯府。李香君隐瞒歌伎身份,以吴氏女子、侯方域妾的身份住进西园翡翠楼。在这里,她与公婆和睦相处;与侯方域元配夫人常氏相敬如宾,姐妹相称;与侯方域鱼水情深,琴瑟和谐。从1645年到1652年这八年时间里,李香君生活得平安、舒适,也可以说是她一生中最为幸福美满的时期。

 

可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侯方域去南京为香君求子、寻亲的时候,她经常担惊受怕的身份问题终于暴露了。公公侯恂这位孔孟之道的卫士,知道李香君是秦淮歌伎的真实身份后,怒不可遏,大发雷霆,当即命令李香君滚出翡翠楼,后经人讲情,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她住到离城十五里的侯氏柴草园——打鸡园。那里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凉村落。而此时得知李香君已身怀有孕,引起婆母和常氏夫人的同情,二人一再向侯恂求情,侯恂才勉强答应派一个小丫头去那里服侍。

 

侯方域在江南寻亲求子回到商丘之后,发现李香君被赶到城郊打鸡园,心如刀绞,悲愤至极。他多次在父亲面前长跪认错,替香君辩解,说明她卖艺不卖身,请求父亲收回成命,但最终遭到的还是无情的训斥。

 

1653年春,李香君在打鸡园生下一个儿子,但因为自己是下九流,身份低贱,孩子不能随侯方域姓侯,只能随自己姓李。孩子生下不到几个月,李香君便在郁闷绝望中含恨离开了人间,终年三十岁。坟墓埋在村东头。侯方域在痛苦与内疚中,为李香君立碑撰联。墓前树碑,碑上撰联:

卿含恨而死 夫惭愧终生

碑前摆一石桌,桌前立一圆形石墩,上面镌刻着“愧石墩”三个大字。侯方域生前经常去凭吊,每次他都呆呆地坐在愧石墩上,久久不忍离去。

 

在李香君去世仅一年后,也就是1654年的12月13日,年仅三十七岁的侯方域,也在忧闷中走完了自己充满惆怅悔恨的人生之路。

 

这李香君上网后不加圈子,不加好友,她就是到网络看看关于她的文字,想看看在后人的眼里是是怎么来评价™这些昔日的青楼佳丽的。

 

她首先看到很多人在问“是谁在描一把桃花扇?”她拿出那方侯域当年赠她的宫廷扇,只见里面隐隐还能看到当年的血泪斑斑,叹,一个乱世中的青楼女子,虽然能够听到或者看到身边的人在讨论国家大事,可是他们能够做什么?又有谁会去在意她们说什么?她们唯一能够做的,恐怕就是泪水盈盈地拨动自己懒以生存的琴弦,用自己的聪明才艺周旋于乱世中的王侯富豪之中,那些前来赶考的才子的考场和这秦淮眉楼只是一水之隔,无论是成功或者失败的那些才子们,在极度兴奋或者沮丧之时,都会朝着这眉楼的放眼凝望,那些青楼佳丽们在河对面轻歌缦舞的,真使人有一种“佳人在水一方”的感觉。

 

他不是唯一出现在她生命里的男人,是什么令她震惊。使她为了他愿意守侯一生,严守妇道,她自己也不奢望别人相信,是啊,一个青楼女子和人谈贞节也的确是够荒唐的,所以那时候尽管侯方域苦苦相求她的公公,一再说明她只是买艺并没有买身,可最终没有能够得到他老人家的宽容。使她夫妻双双含恨而逝。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人,不要说买艺是小菜一碟,还能给自己弄个什么职称什么的。这李香君还真的想替众姐妹讨个公道了。如果我们当初那秦淮八艳在当今社会应该给我们一个什么待遇?应该靠个什么职称?就算混个二奶,三奶的,要参政议政起来。可能也会让这社会天下大乱的。

 

可是,这不公平的地方不在这里。八艳在那个年代公开的身份是大家都明白的。她们也就是以自己是青楼女子的身份在当时的社会与人交往,然而如果放在现在呢,她们的社会地位还会那么卑微吗?

 

她们可是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谈才艺表演,如果放现在估计起码也能混个什么国家一级演员之类的,现在有几个国家一级演员也许大家不一定知道?而她们秦淮八艳时隔多年有谁忘记过?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反正从没有人忘记过她们。和她的姐妹们相比较起来。现在的那些所谓的“大腕”不知道感到羞愧吗?

 

这李香君决定,明天联络众姐妹。也学学这现代人,请他们也给这“秦淮八艳”一个说法。明天她们集中讨论的话题是“秦淮八艳应该评定靠挂个什么职称”

(未完待继)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